开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袋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宝强替身事件潜规则是检验人品打人者高喊邪不压正-【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16:07 阅读: 来源:开袋机厂家

文| 白萝卜

前天有条行业热闻:

一部投资过亿的院线电影制片人和副导演疑似潜规则女演员,并对演员行骗以带资进组的方式换取角色,另外一家业内工作室带人冲进酒店破门而入,将制片人和副导演暴打一顿,打人视频中可以看到房间内有一位年轻女性,而且被打的电影制片人身穿内裤躺在床上。

关于这件事,昨天娱乐产业(ID:yulechanye)已经亲赴事发地北京大望路飘HOME进行调查(一线调查|“过亿院线电影”副导演潜规则女演员,被“梁山好汉”围殴)。

今天,这件事情又有了新进展。

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已经联系到这起事件中的三方人员:被打方《重生-戏中戏》制片人赵广睿和副导演王露;打人方水泊梁山工作室张峪磊;视频中出现的年轻女演员小B,分别对三方人员进行独家采访。

在一整天的采访中,三方人员各执一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么,究竟谁口中的才是真相?拍sir将从“是否存在潜规则”“剧组是否行骗”和对于“以暴制暴”的思考三方面努力还原事情真相。

首先对照视频先介绍一下几位主角,视频画面右边被打的男性便是《重生-戏中戏》制片人赵广睿;

左边男性为影片副导演佳乐,也是之后跟进视频中头缠纱布,公开宣称“赵广睿和王露确实潜规则女演员了,但是我佳乐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我也是被蒙蔽了”的男性;

视频中被删耳光的男性也是影片副导演,名为王露,微信名曾为“王宝强御用替身”;

打人方出面接受采访者为张峪磊,水泊梁山工作室负责人;

视频中的女孩是一名大二在读学生,就称为小B,趁着暑假来北京想试试戏,这也是她第一次出来跑剧组。

「女演员是否真的被潜规则?」

在网络发布的视频当中可见,打人者冲进房间时,位于画面右边的赵广睿上身没有穿衣服,左侧床边坐着一个年轻女孩。对于这样的情形,赵广睿和王露表示:

25日当天他们准备撤组,所以起得比较晚,视频中的女生是当天上午来到酒店参加面试的。

疑点在于,明明有女演员上门面试,为什么男性制片人却还在穿着内裤睡觉?

赵广睿给出的解释是:“我都没起,因为前两天我都太累了,那天本来是要撤组的,我半夜睡得比较晚,那姑娘听说我们要撤组,所以上午要来面试,我说让他(王露)给面试,我就睡觉了”。

“如果说我真的潜规则的话,可能当着他俩的面吗?三个人和一个姑娘,怎么可能?”

姑娘进来参加面试的内容是什么?

副导演王露回答道:“大致就是讲一下戏,让她拿着台词熟悉了一下剧本,熟悉了下要试的戏的内容。”

同样的问题,拍sir也问了视频中前去试戏的小B和打人方张峪磊。

女演员小B对于房间内此番情景的回应是:“我当时也觉得很奇怪,我当时还想着要不要走,但是不是有人在给我讲嘛,我就想要不就先听听吧,听了没多久他们(指打人者)就进来了。”

但是在张峪磊的讲述中,房间内的画面却有些不同:“视频里那个女孩刚开始不是坐在佳乐那边(左边),是王露在搂着这个女孩,我们一进去给那女孩吓一跳,蹦到佳乐床上去了。等于说王露就要对这个女孩再进行一系列的动手,他们那天两点马上就要撤组了,走之前把这女孩忽悠过来就想办一次还是怎么着,但是我们去了,他们就没得逞。”

除了视频画面,网络上也有大量截图表明赵广睿和王露通过微信与女演员沟通,询问她们是否愿意接受潜规则。对于这些流出的聊天记录,王露说:“我们跟女孩聊天的记录都是属于试探性的。”

“因为我们这部戏要的演员,必须要各方面都好,除了戏好之外,三观要正,因为这部戏本身就是一部正三观的(戏)。”

所以你们这个做法除了试戏还要试人品是吗?

“对,所有同意的我们都拉黑了,所有不同意的我们都留着备案”,赵广睿这样回答。

至于对女演员进行所谓“道德测试”的范围,王露说:“好多演员面试,我们肯定得挑出一部分感觉好的,从这些感觉好的里面挑几个合适的,跟她们进行试探性的问话。”

目前赵广睿和王露进行过“道德测试”的女演员一共有六七位,同时他们也强调“其中有一两个说可以接受(潜规则)的,我们就直接pass掉了。”

这样试探演员的方法着实有些奇怪,恕拍sir孤陋寡闻,此般选择演员的标准也确实是第一次听说,对于这种“怪异”的方法,王露说“这种方法能试出一个人”,赵广睿则表示:“这种方法是我想的,方法确实是不对,这个我道歉,但是因为这个说我们是骗子,我真的接受不了。”

同样的,拍sir也将“是否存在潜规则”的问题抛给演员小B,小B说:“没有,反正没跟我,我不知道其他人,我当时啥都不知道,给我吓的。”

而在张峪磊方面,则一把推翻了赵广睿和王露的说法:“一个制片人和一个副导演没事研究女孩能不能接受潜规则,不接受就把人删了,人家不接受你别删啊,这才叫试探,或者说有制片人没事试探女演员能不能跟人睡觉?哪有这样的?纯属扯淡么这不是。”

“他这个事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而且已经有人被他们潜了。他就是我试试你能不能跟我上床,你能行我就睡你,不行我说我是开玩笑看看你人好不好,这是啥,这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张峪磊也表示,自己已经联系到此前曾被赵广睿和王露潜规则的受害人,有群众演员级别的女演员曾经被潜,同时还指出,视频中的女演员小B之前也被潜过,这是第二次与他们见面。

关于见面次数的问题,拍sir也求证了小B,小B回答这次确实是自己与赵、王二人第二次见面——“之前见过一次,了解一下剧组的事,正儿八经跑组就是昨天。”

话说至此,究竟是否有潜规则女演员的行为发生,相信诸位看客自有判断了。

「过亿院线电影是否真有其事?」

赵广睿和王露寻求女演员的起因来自于一部正处于筹备当中、计划投资过亿的院线电影《重生-戏中戏》,据赵广睿介绍:“(影片)讲演员从一个小群演慢慢成为男一号,也是讲一个演员的辛酸经历,有搞笑也有励志,还有一些贩毒。”

“对,反黑题材”,王露跟着补充了一句。

关于影片核心思想,赵广睿解释说:“现在像《前任3》《后来的我们》都是有点不太正三观,我们就是想正大家的三观”。

根据资料显示,《重生-戏中戏》这部影片投资过亿,在如今影视行业也算得上一部中等偏上体量的影片,关于资金情况,赵广睿说道:“投资方是浙江那边的,他们可以投30%,但是需要我们把班底全部垒好之后,所以我们在建组。”

与此同时,两人还透露这个项目之前与万达也有接触,万达会以发代投,占投资额的42%,但是因为前天“潜规则”事件发酵,目前合作也不可能了。

至于演员阵容,男演员此前已经在与两位一线男演员洽谈,女演员希望启用新人,同样的,也是受“潜规则”事件影响,男演员那边也没戏了。

对于《重生-戏中戏》这样一个项目,张峪磊则表示了不同意见:“他那个组都没有申请,是广电没有审批的一部戏,就是没有这部戏。没有这部戏再打着剧组的旗号招女演员,跟女演员聊什么潜规则。而且,你见过哪个制片人亲自在组里招演员的,这个都是副导演干的事。”

“而且,王露那个副导演,那就是个群众演员,这个制片听说以前是个打盒饭的,也不知道是咋的,可能手里有点钱,想玩玩?闲的没事想泡妞?就跑那(指飘HOME)整个组去看谁能上当呗。”

关于《重生-戏中戏》这部影片的真实情况,拍sir也进行了调查。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电子政务平台上,拍sir查询了近半年的电影备案、立项公示,并没有出现“重生-戏中戏”这个片名。

于是,拍sir也去询问了王露关于这部影片的进展,对方表示:“项目备案现在还在广电那边审核,还没下来呢。但是这个戏的备案是能下来的因为不涉及到别的。所以我们是一边筹备一边备案,那时候等演员筹备差不多了,备案也下来了,投资这边就稳了。”

同时,王露也介绍了目前影片的剧本进度:“剧本现在还在整改,已经出来了但不是最终版的剧本。但是对选角色不影响,改也是小改动了。”

在采访当中,制片人赵广睿也表示,这部影片是由自己与合伙人一起成立的北京国丽文化有限公司承制,公司去年九月成立。在天眼查上可以看到,北京国丽文化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张然,赵广睿位列监事一职,公司注册资本为500万,可以确定的是,北京国丽文化这家公司确实是存在的。

关于成立公司这件事,赵广睿也简单做了介绍,他说自己大学没读完,因为总去跟组不上课,上到大一就被开除了,2013年入行,做过网大,也参与过cctv3和教育频道的节目制作。

“我干妈她丈夫就是齐齐哈尔电视台的,所以我和齐齐哈尔、黑龙江电视台的关系都非常好,北京这边央视的关系也有。”

去年萌生了不想给人打工的念头,于是和合伙人一拍即合,成立了公司,也就是北京国丽文化,现在的《重生-戏中戏》是他经手的第二部院线电影。

目前受“潜规则”事件影响,除了《重生-戏中戏》这个项目停滞,公司另外一个投资过亿的项目也进展受阻,赵广睿还将腕上的手表摆在拍sir面前说:“看见我这块表了么,废了。”

那是一块据他介绍价值一万八的劳力士,是在昨天的殴打中损坏的。

所以,项目和公司的真真假假,应该也已经一目了然了。

「以暴制暴是否真的有助于行业?」

最后一个问题回到“动手打人”和“伸张正义”这件事上面,在这整个谜团重重的事件当中,最真实清晰的一件事就是,赵广睿、王露和佳乐的确在大望路飘HOME1124房间中遭到殴打。

关于上门打人这件事的起因,张峪磊说:“我当时也是看群里,有副导群啥的,看到有人曝这个事。之前组讯(指《重生-戏中戏》组讯)上出现个副导演叫王帝,我认识这个人,我就问他有没有这个事,他说确实有,他就退出了嘛,那既然知道这有潜规则女演员的骗子,就起到一个杀鸡儆猴的作用。”

据张峪磊的说法,因为他有包括剧组副导演佳乐和受害女孩在内的人证,以及当事人的聊天记录截图等物证,可以确定赵广睿和王露就是骗子,因而上门去“伸张正义”。

“哎呀太惊险啦,我在这行十来年了,是不是骗子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在拍sir询问他如何做出判断时,他也叹出这样一口气。

同时,张峪磊也说25日当天参与打人者除了水泊梁山工作室的人之外,还有其他人,是自发性过去的。

但是打人事件在赵广睿和王露的眼中,却有另外一种看法。

6月8日和9日,赵、王的剧组曾来过一个名叫王帝的人,据赵、王讲述,王帝做了两天,因为一直玩游戏就把他赶走了,这个王帝也就是前文张峪磊所说的王帝。

而介绍王帝入组的则是剧组另一位副导演佳乐,在拍sir采访赵、王两人过程中,曾在视频中与他们一起被打的佳乐并没有出现,同时赵、王也告知拍sir,25日下午警方带着佳乐回到飘HOME酒店调查取证时,佳乐一打开车门就跑了,跑到了水泊梁山那边。

25日晚上,有佳乐“自证清白”的视频流出,表示自己没有参与赵、王两人的潜规则行为,在其中一段视频中,头裹纱布的佳乐讲述了一段疑似赵、王潜规则女演员的情节:“就是说晚上过来吃饭就没走,就留下了。”

因为赵广睿、王露和佳乐三人在飘HOME同住一间房,所以视频画外音问佳乐去了哪里,佳乐回答道:“我出去了”。

在向张峪磊询问佳乐去向时,他也大方表示:“佳乐已经跟他们分开了,现在跟我们在一起,等于说我已经把他保护起来了,佳乐已经认错了。”

同时,佳乐的朋友圈在昨天下午也发布信息进行自我澄清,今日佳乐的朋友圈里新发布了一条新戏筹备的组讯。

可以看出,佳乐似乎是打人事件中的一个焦点,在赵广睿和王露的讲述中,他们对于佳乐的身份表示怀疑。

“其实吧这件事他(佳乐)从头到尾都知道,他之前是水泊梁山工作室的,跟那伙人是一起的。”

“视频里喊“我是佳乐我是佳乐”他们就停手了,他的被打也是一个圈套,他是苦肉计,他当时被打了以后立马有人说赶快把佳乐送医院,假如你是打他的人,你会这样做吗?所以我们怀疑这可能是个局,”王露这样解释说。

“我被打了三次都没说给我送医院,”赵广睿也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事情发生之后,赵、王两人便与佳乐失去了联系,微信和电话都得不到回复。回忆前阵子的相处,他们说佳乐前段时间的工作状态一直不好,基本上什么事都不干,他们两个人也总是数落他。

再到水泊梁山再次发布视频,视频中佳乐自我澄清,让赵广睿和王露更觉得,这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局。

“他这就是把我们彻底出卖了。”

“这个视频发出去瞬间就被各种大V转发,如果没有预谋的话,怎么会这么快呢?”赵广睿对于视频的传播速度表示怀疑。

王露接着也说:“刚发,没有半个小时,点击量能上两万多吗?所以这事没那么简单,提前就有预谋的。”

与此同时,王露也表示在挨打的整个过程当中,赵广睿和自己都没有还手——“我们根本就没还手,因为我们想过,我们还手我们就没有理了,为什么我们不还手?没必要,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关于没有还手这件事,拍sir也询问了张峪磊,张峪磊回答说:“他敢还手么,他想还手来着,被我们给压制下去了,那个叫王露的,很怂,一进屋往那一抱,我们就没怎么打他,另外一个所谓制片人往那一趟,我也没想zhou他起被窝,因为我觉得磕碜人,觉得骗子也是人,在被窝光穿个裤衩子也不好揪出来。”

亲历整个打人经过的女演员小B说道:“我啥都不知道,就只是完全凑巧,中彩票都没那么大的几率。”

同时,赵广睿和王露对于水泊梁山上门打人这件事也有更多想法——“他想借着这个名义给自己工作室炒作”“ 现在水泊梁山工作室已经火了”。

被问到自己动手打人这件事时,张峪磊说自己现在有点后悔:“一时冲动,毕竟中国是法律社会,有事应该先跟警察说。我说的后悔,不是这个事我干的后悔,是方式不对。 但这事我事值了,必须的。”

据张峪磊讲述,这次是自己第一次进行这样的行动——“这次是有证据,而且是铁证,警察来的话我也能提供一系列的证据。有证据我就敢去,大不了就是,人我打了,打坏了我赔点钱,或者说看警察怎么处理。有证据就不怕,法制社会咱们要讲法,你干什么事都要有点证据,没有证据那不开玩笑么。”

张峪磊也是行业里的老江湖,他说自己07年就在拍戏了,水泊梁山工作室是去年成立的。

“我以前也是演员,后来转行到幕后做副导演、演员统筹,类似于casting这种。主要就是找演员嘛,说白了好多大戏都是我做的。”

比如那些戏呢?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幻城》《三八线》《九州牧云记》《楚乔传》《鬼吹灯》,百度也能百度到我,咋地我也是一个有百科的人。”说到这里,电话那边的张峪磊笑了起来。

采访结束时,张峪磊也问拍sir:“你们是哪个媒体?”

“一起拍电影。”

“哦,粉丝多么?”

“还行。”

“你知道为啥我愿意和你聊这么多,因为我不想白做这个事,我可能要进公安局的。我昨天做梦还在跟这帮骗子周旋呢,让他们怎么受到法律制裁,做一宿梦。”

最后,张峪磊说希望帮他加上一句话——“邪不压正”。

确实,邪不压正,这个世界上总需要分清楚是非对错,但何为“邪不压正”?

潜规则是邪,建组骗人是邪,上门打人同样也是邪,口号喊起来听上去特别响亮,但真正实现起来却远没有那么容易,在高喊“邪不压正”之前,或许还有许多人需要清醒认识到,什么是“邪”而什么又是“正”。

“正”会扳倒“邪”,但绝不存在于这篇文章当中的任何一个人身上。

沈阳看体癣去哪个医院好

临沂白癜风医院哪里好

无锡开源医院提供专业正规女性白斑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