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袋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成都发现隋朝修建摩诃池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34:56 阅读: 来源:开袋机厂家

摩诃池历史:

唐代的市民乐园 前蜀的皇家禁苑

源起

隋朝蜀王杨秀修筑成都子城时,从子城的南面和西面取土形成,面积达500亩

兴盛

早在唐代中叶,摩诃池就已经是泛舟游览的胜地

唐代将郫江水和解玉溪水引入摩诃池,经过后蜀扩建,水域面积达到1000亩左右

前蜀时期,王建将摩诃池改名为龙跃池,王衍又将龙跃池改为宣华苑,并用3年时间大兴土木,将摩诃池建成皇家禁苑

衰落

在唐代早期、元末明初及明代晚期经历了3次人工回填

明代晚期以后逐渐被填平,消失在成都人的视线中

去年10月,经报国家文物局批准,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成都体育中心整体提升改造项目”工地开展了正式的发掘工作。该工地位于成都市青羊区东华门街18号、市体育中心南侧,工地西临人民中路一段,东临东华门街,南临体育局家属楼,至今年5月,发掘总面积达3200平方米,发现有汉代、六朝、隋唐五代、宋、元、明各时期的文化遗存,包括城墙、道路、房屋院落、水井、水沟、灰坑、灰沟、池塘等遗迹现象,同时还出土了大量的陶器、瓷器、铁器、铜器、钱币、建筑材料等遗物,其中瓷器的数量和类型最丰富,除成都本地的青羊宫窑、邛窑、琉璃厂窑外,还有一定比例的外地产品。除此之外,这次历时7个月的考古工作还有更为重大的发现——成都历史中著名的摩诃池首次浮出水面,一座“豪华”的唐代官邸也首次呈现在世人面前。

据专家考证,摩诃池是隋朝蜀王杨秀在修筑成都子城时建造而成,隋时面积达500亩,唐代后面积逐渐扩大到1000亩左右,一度成为皇家园林。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毅昨日告诉记者,摩诃池是成都近50年来城市考古最重要的发展之一,是成都人浪漫情趣的集中体现。

隋朝修成 最深7米

高骈杜甫陆游写诗赞其醉人销魂

神秘的摩诃池位于成都体育中心南侧的工地中,看起来并不起眼,只有深深的沟壑引人遐想。昨日记者前往发掘现场,市考古队现场领队易立告诉记者,从考古发掘的情况看,摩诃池的东南部走向并不规则,池的边缘大致由西南往东北延伸,堆积最深处接近7米,足见摩诃池当年的壮观之象。之所以说摩诃池神秘,是因为它曾经广为历代文人骚客所描绘,唐代著名诗人高骈以“画舸轻桡柳色新,摩诃池上醉青春”来描述摩诃池的“醉人”,诗圣杜甫在池上“莫须惊白鹭,为伴宿清溪”,而摩诃池的美,更是令宋代陆游“一过一销魂”,但却最终消失在成都的土地,后人只能凭借诗词和想象来猜测它的美。

据史料记载,隋朝蜀王杨秀在修筑成都子城时,从子城的南面和西面取土形成,池之得名赋予它天然的神秘气质,据唐代卢求《成都记》:“隋蜀王秀取土筑广子城,因为池。有胡僧见之曰:‘摩诃宫毗罗。’盖摩诃为大宫,毗罗为龙,谓此池广大有龙,因名摩诃池。”据成体中心工地考古工作人员介绍,由于摩诃池规模巨大,此次考古发掘仅仅是冰山一角,成都著名水利专家陈渭忠在《摩诃池的兴与废》一书中称,摩诃池修成之初,面积达500亩,随着唐代将郫江水和解玉溪水引入摩诃池,摩诃池的水量变得十分充足,经过后蜀扩建,水域面积达到1000亩左右。易立介绍,早在唐代中叶,摩诃池就已经是泛舟游览的胜地。摩诃池从市民乐园变成皇家园林的华丽转变则在前蜀时期,当时王建在成都称帝,将摩诃池改名为龙跃池,王建之子王衍又将龙跃池改为宣华苑,并用3年时间大兴土木,将摩诃池建成皇家禁苑。遗憾的是,摩诃池没能一直保存至今,据考证,摩诃池在唐代早期、元末明初及明代晚期曾经历了3次人工回填,最终到明代晚期以后逐渐被填平,消失在成都人的视线中。

在发掘区中部、摩诃池东南岸,考古工作人员清理揭露出一处唐代院落遗址,为近年来首次发现保存较完好的唐代建筑。该建筑主体平面略呈正方形,南北长18米,东西长17米,方向北偏东30°,总占地面积300余平方米,由踏道、露天活动面、排水沟、小十字路、井台等部分组成,均为砖筑。记者在现场看到,院落遗址的青砖上有烙印的卷草、花卉、菱形纹等图案,易立介绍说,汉唐时期,能够使用瓦片的都不是普通老百姓的房子,而位于摩诃池畔更说明它非同一般,至少可能属于等级较高的官府或衙署建筑。

年代测定 文献查证

去年11月摩诃池身份即被认定

易立向记者透露,摩诃池其实早在去年11月便被发现,深深的沟壑引起了所有考古工作人员的强烈好奇,经过遗存年代测定、资料文献查询等细致的工作之后,得出的结论令他们欣喜不已——传说中的摩诃池居然就这样出现了!“去年11月,我们市考古队的工作人员在常规的探方拓方工作中,发现在这块考古现场的偏西北处有人工挖掘过的沟壑痕迹,还陆续清理出大量古代遗存堆积,引起了大家的高度重视。随后,我们小心地将遗存清理出来,经过技术分析,这些遗存的年代多为唐代,随后在清理沟壑中我们得知它应该是一座唐代左右的人工湖,而且面积巨大,又位于成都城中心,因此我们猜测,这或许是史料中的摩诃池?”易立向记者介绍道,“之后的工作是一边继续对出土堆积物进行年代分析,一边查找文献资料。关于摩诃池的文献资料很多,《成都通史》《成都城坊古迹考》《摩诃池的兴与废》等是我们最主要的参考资料,这些资料无一不向我们证实,成都体育中心的这处发现,正是摩诃池。这一结论的得出,让我们考古队上下都十分振奋。”

接下来,摩诃池的保护工作将怎样开展?易立告诉记者,摩诃池的发掘工作还在继续之中,但保护方案也会尽快制订。“摩诃池的范围很大,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还在继续现场绘图工作,另外就是要对摩诃池遗址深入发掘,深入了解摩诃池的真实面貌。由于摩诃池的巨大面积和位于市中心的地理位置,它的保护工作很有难度,我们的现场清理工作一直在进行,接下来将邀请考古界重量级专家来到成都,共同商议制订它的保护方案。”

城市公园 市民中心

它是成都人浪漫情趣的集中体现

昨晚,当记者联系上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成都博物院院长王毅时,他正在北京出差,但他对摩诃池遗址发掘的关心程度绝不亚于他人。王毅激动地告诉记者:“摩诃池遗址是成都近50年来城市考古最重大的发现之一!”并表示,摩诃池自古以来主要是成都的城市中央公园和市民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美丽的摩诃池是成都人浪漫情趣的集中体现。

“尽管大家都知道,成都有着几千年的文化积淀,不断有人来到这片土地居住,数千年来留下了许多重要的历史文化遗迹,但令人遗憾的是,上一朝代的遗迹总是在下一个朝代被破坏,很多重要的物证遍寻不到。以往在成都的考古历史中,隋唐年代的物证很少,这次成都体育中心的考古工作幸运地将众多隋唐年代的遗迹发掘出来,这就让我们对那个时期的思考不再只是猜测,而是有了确凿的证据。以前人们以为明清时期才有府南河,其实唐代就已经确定了,成都网格状的城市格局,也是唐代就有。尤其是发现了摩诃池最为让我惊喜,这绝对是成都近50年来城市考古最重大的发现之一,能跟曾入选全国十大考古发现的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相媲美!摩诃池的作用非常多,它既是城市中央公园,也有防洪、防火等重要作用,曾经长期是市民的文化休闲场所,浪漫美丽的摩诃池就是成都人浪漫情趣的集中体现。”自2008年以来,天府广场附近陆续出土先秦至明清文物、东汉石碑、秦汉石兽等极为重要的考古发现,王毅告诉记者,这些充分说明,天府广场一带历来就是成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今天成都的城市核心自古以来就已经确定了。

电疗仪器

壁纸刷胶机价格

不锈钢坯批发

毛衣链吊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