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袋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官员铁窗生活揭秘没有特权管理更严格吃住一视同仁无差别【搜了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3:26:50 阅读: 来源:开袋机厂家

官员铁窗生活揭秘:没有特权管理更严格 吃住一视同仁无差别

阳江监狱,服刑人员一周的菜谱,职务犯与普通服刑人员吃的一样。

服刑官员铁窗生活揭秘没有特权管理更严格吃住一视同仁无差别

调查动机

曾经身居高位、呼风唤雨的官员,在落马之后过着怎样的生活?社会上有人想象,这些职务犯在监狱里享受着特权。事实果真如此吗?

坐落于广东省阳江市阳东县的阳江监狱,连续六年押犯量位居全省第一,被定位为关押重刑犯的监狱。尤为引人关注的是,最近这里集中关押了100多名职务犯,其中不乏曾经的知名人物:茂名市原市委书记罗荫国,茂名石化实华股份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姚志方,茂名市原人大副主任朱育英。

作为茂名官场窝案中的头号落马官员,罗荫国的犯案备受社会关注。2013年8月,罗荫国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由于罗本人未提出上诉而直接生效。同年11月,罗荫国被移送至阳江监狱,成为广东监狱试点职务犯罪集中关押的首批服刑人员。

这些曾经身居高位、呼风唤雨的官员,现在要经历怎样的高墙生活?对于这些敏感人物的集中管理,监狱会开出怎样的妙方?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走进阳江监狱,探访服刑官员的铁窗生活。

杜绝“打招呼找关系”

自去年12月起,阳江监狱与番禺监狱、梅州监狱、清远监狱、河源监狱、女子监狱成为6所集中关押职务犯的监狱。

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职务犯资源多、人脉广,监狱经常会遇到“打招呼”“找关系”的执法风险,职务犯也更容易享受特殊待遇。为规避这些执法风险,广东监狱开始对职务犯实行集中关押,包括县处级以上干部和县处级以下的部门一把手。

据悉,目前,阳江监狱六监区关押了100多名职务犯,多数为40岁以上,50岁占主体,最大为68岁,上至正厅级,多数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老年慢性病。

阳江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温警官说,职务犯一入监服刑,由于身份落差比较大,心理落差很强烈,刑期长的心理压力尤其大。监狱会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制定改造计划,对有的人会特别关注心理,对有的人则会关注身体状况。

阳江监狱监狱长林映坤告诉记者:“目前,监狱对职务犯提请减刑假释的合法性审查上尤为严格,他们集中关押在一起,互相竞争,互相比较,我们的执法就更要公平公开。”

记者了解到,由于六监区关押的多为粤西地区的职务犯,监狱特别规避了“老乡情”可能带来的隐患,现在的15名警察都不是来自粤西片区的。此外,监狱还综合考虑挑选业余生活比较单纯、人脉不算广的警察,从源头上规避执法风险。除专管警察外,监狱领导或业务部室人员因业务关系找职务犯个别谈话教育,需有专管警察在场,谈话人员和谈话内容要在探视本上进行登记备案,其他警察一律不得私自找职务犯谈话。

在阳江监狱服刑的职务犯表示,在这里没有享受到任何特权。“如果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对我们(职务犯)的要求更加严格,一般犯人说的话我们不能说,一般犯人干的事我们不能干。”

吃住不搞特殊待遇

由于监狱押犯数量增加,关押条件有限,阳江监狱六监区二楼监舍201房大约15平方米的房间关押了14名服刑人员。靠近铁门的下铺床位,“罗荫国”三个字工整地印在床卡上。被褥叠得如豆腐块,三双鞋整齐地摆放在床下面,床头的心灵园地上写着这样的话:“清净心看世界,欢喜心过生活”。

罗荫国已经剃了头,身着灰色囚服,与其他老年犯人并无差别,只是比在审判席上受审时又消瘦了许多。天气炎热,旁边的人都穿着拖鞋,只有他一丝不苟地穿着袜子和布鞋,坐得端正。若不是警察提醒,记者根本无法看出他曾是显赫一时的地市级市委书记。

当警察走到身边时,罗荫国本能地站起身来,弯着腰,微笑示意。警察提醒他坐下,他立马回到座位上。

“监仓一共住了14个人,里面没有热水洗澡,对于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来说,的确有些不习惯。不过现在是夏天,气温高了一些,就好一些了。”谈到狱中的生活,罗荫国说,开始会觉得不适应,“现在希望在狱中安安静静地学习、积极改造,对于未来并没有特别的期望”。

如今的罗荫国,平静、坦然,在监狱里积极改造,从不提特殊要求。每天6点半起床,晚上8点半点名,10点睡觉。按照他所处的考察级别,每月的零花钱不超过500元,他多数用来买烟,每天抽几根,而入狱前他一天要抽上一盒半。从2013年11月入监以来,他已经获得了5次嘉奖,但暂无减刑。

“在这里,你最想念的人是谁?”对于这个问题,罗荫国的回答是:“我最想念我的老婆(也在服刑)。从我出事那天起到现在,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现在每隔两三个月,我们会通一次信,互相安慰和鼓励。我感觉自己连累她了。”

对于自己的子女,罗荫国表示,他们现在都是成年人,已经独立,“我只希望他们好好做人,踏实做事。从和他们的通信来看,我感到很欣慰,虽然有过悲伤难过,但现在已经挺过来了,不会抬不起头来。现在,他们都没有固定工作。我儿子跟他表哥开个商店,做一些小生意”。

以亲情帮教取代特权会见

相比其他罪犯,职务犯有自身的特点。温警官表示:“他们大多认罪服法,改造态度积极,自觉意识较强。”

林映坤说,根据调研,职务犯罪的人往往有着丰富的工作经历和人生阅历,特别是在入监以后,环境发生巨大变化,对人生观和世界观有着自己的思考。如何管理好这一特殊群体?林映坤给出10个字——“惩罚与权利保护相平衡”。他解释说,管理上,要体现法律的尊严,从严惩罚;教育上,要体现人文关怀,从心灵上去感化他们;同时还要注重保护他们的权利,比如服刑人员的健康权,不保护不尊重就是不作为。

朱育英对此特别有体会。因为有18年的糖尿病史,到监狱后他的病情有所加重,有时会头晕无力,监狱就顶住压力特批让他随身带几块饼干,以备不时之需。说到这,原本滔滔不绝的朱育英变得哽咽,他说,“这里有高墙,但不缺温暖”。

林映坤介绍,监狱还专门开设养生讲座,教授太极操。针对职务犯的教育改造,监狱从哲学、国学和法学的角度入手,定期组织专家讲座,比如讲授《论语》、《弟子规》等国学著作。

为彻底去除特权,保证执法公平,阳江监狱还取消了非隔离会见场所,所有服刑人员一律一视同仁,在有警察现场监视的情况下电话会见。为此,林映坤接到的“打招呼”电话随之少了许多。为让家属放心,六监区每个季度举办一次开放日活动,服刑人员可主动向监狱申请邀请家属来监狱参观,实地体验他们的服刑生活。

朱育英说:“社会想象职务犯在监狱里像在天堂一样,家人却想象我们在这里像在地狱一样,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一员。妹妹来看我,第一句就问在监狱里有没有被打,因为在电视里看到的监狱都很暴力。”开放日参观之后,妹妹看到他的柜子里还有鸡腿等零食,彻底改变了看法。虽然没有家里条件好,但感觉还可以,她终于放心了。

“有些服刑人员觉得不满的时候,就骂骂娘,我们肯定不能骂,要注意影响。”罗荫国对记者说,“监狱领导希望我们在服刑人员里面起到一些正面作用。因此,我觉得严格要求我们也不过分,毕竟大家都做过这么长时间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金华山矿安全生产特别措施画圆安全零目标

低碳环保项目不能沦为摆设

浙江省进行特种设备暗访活动

盐酸环丙沙星葡萄糖注射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