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袋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扬州自杀女教师同事她遇不公一定要查不依不饶《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19:49:08 阅读: 来源:开袋机厂家

8月31日,曾实名举报原单位校长克扣学生伙食费的扬州仪征市实验小学女教师邵玉琴坠楼身亡,而在此之前,她刚从大仪中心小学通过正规补员程序调入仪征实小,9月1日、2日两天,现代快报先后对此事进行报道。

生前照片

据了解,邵玉琴在原单位大仪中心小学任教20年间,教学成绩连续19年位列该校第一名。也正因此,邵玉琴坠亡后,其死因引来多方关注。不少网友借助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发文缅怀女教师邵玉琴,并追问真相。

9月1日下午,一名疑似仪征实小教师在微信中发文祭奠邵玉琴,文中说,事发当天一早,邵玉琴曾在电话中向她询问教案的事情,当天中午下班前,曾有人见到她趴在办公桌上,“问她怎么不下班,只是敷衍”。谈及邵的死因,文中写道:“我猜想,杀死她的,一定是痛彻心扉的孤独。”

(以下为祭奠文章全部内容——来自某微信聊天群)

傍晚骑车行走在下班路上,天空晦暗闷闷的,像一袋水泥粉被胡乱泼撒。熙熙攘攘穿行不息的各种车辆各色人等都成为世界的背景。十字路口,透过夏末依然茂盛的梧桐树叶,眼望见灰色厚重的鼓楼城墙,突然眼泪控制不住,夺眶而出。

前天第一次见她,是在报告厅举行全体人员会议,朋友捅我胳膊:看你后面的那个,就是邵玉琴!我假装不经意间回头瞄了一眼:这么漂亮?她穿着水绿色淡色碎花的连衣裙,头发松松地挽在后面,圆圆的脸蛋,皮肤很白,眉目分明。

她的大名在仪征教育界几乎早已真的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是个了不起的固执的人物。觉得不公平的事情一定要求彻查清楚,不依不饶,以前的领导都要让她三分,曾经为工作独自一人去省厅上访,自诩揭开教育界阴暗面的斗士。今年暑期终于离开了那块纠结烦扰的土壤,来到我们单位。我却没有料到原来这样一个厉害的角色竟是个温婉优雅的漂亮女人。身为外貌协会资深会员的我不免内心对她产生几分好感。

开完会去教科室拿资料遇见她,天性开朗热情的我主动打招呼,她微微笑,眼睛弯弯的,说话声音低迷。擦身而过的瞬间,心中隐约觉得这就是那个戴望舒笔下的《雨巷》里撑着雨伞走在长长的有着古老砖墙的雨巷中的美丽女子,沉默,像丁香花一样袅娜娉婷,但眉宇间紧锁着浓的化不开的忧愁。

早上睡眼惺忪还未清醒的我接到她的电话,问我关于教案的事情,我惊讶:这么早就去工作了?上午去她们办公室聊天,捧着茶杯悠悠地说着话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幅画,淡雅烟灰色的连衣裙,衬托的越发楚楚动人,我瞥见她的手臂,真的是藕白纤细,“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古代文人笔下的美女估计也是如此这般吧!

中午,在寂静的校园里,她选择了死亡。

有人说下班前看见她伏在办公桌上,问她怎么不下班,只是迟疑敷衍。到底是怎样的绝望会让你选择面对全部失去的毅然决然?是一直不断的斗争让你疲惫不堪?没有战友并肩作战的孤独?家庭婚姻失败的落寞?还是社会的冷漠无情?可是曾经是顽强斗士的你不至于那么脆弱啊!

只见你两三次,却如此欣赏你,心里还想着即将共事或许会成为要好的朋友,还有很多同事甚至都没有见过你,但我们都很不舍。不能理解你的选择,新的生活刚刚开始啊!我是小太阳一枚,可以带给你很多灿烂笑容,可是我还没有来得及温暖你!

美女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害怕分开,害怕失去,红梅姐姐和花花工作调动已经让我借着酒精作用大哭一场。身边熟悉的人或事一旦发生改变,就会带来一番迷茫恐慌。看着新学期开始出现在面前的陌生面孔,觉得失落觉得惆怅觉得虚无,熟识的声音、身影、习惯会给人安全感,群居性的本质注定我们需要一个彼此温暖有凝聚力的集体,彼此关心、照顾、倾听、抚慰…必如此才能有存在感和归属感。

我猜想,杀死她的,一定是痛彻心扉的孤独。

坠落侠

钢之心觉醒

陆战风云游戏

乱世名将萌蒋来袭